歡迎訂閱 成功女人這麼做 新聞推播。

請點選「訂閱」後,再點擊「允許」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!

離婚3年後:我見了小三:人啊,出軌是有癮的...

和他認識的時候,我們倆一分錢存款都沒有。

剛開始,窮的要命,我們兩個去廠子裡給人家打了一整年的工,吃食堂,住宿舍,一天在流水線上工作11個小時。兩個人月薪加起來,6000塊多一點。打工的地方偏,我倆也捨不得花錢,一個月能剩下個5000塊錢,給家裡拿1000,去了零零碎碎,一年能攢下4萬塊左右。那是我倆出去第一年,日子苦到吃苦瓜都比生活甜。但說來也奇怪,那時候我從來都沒有過一丁點念頭說想和他分開,找個有錢的男人,再不濟找個普通人也行,這種念頭一丁點都沒有。

那幾年,他比我能吃苦,對我也好,他知道自己窮,拖累著我,他削尖了腦袋都要想各種方法掙錢。他也跟我說過,不想一直過這種日子,先窮兩年,日子會過好的。對於窮人來說,掙錢的動力是無限的,我們在市裡打工,不想方設法的掙錢,連塊能遮住自己的屋簷都沒有。在工廠乾了一年,因為一點工資的糾紛,我們兩個一起辭了工,自己出來做小買賣。一開始,推著小推車賣水果,躲城管,躲小混混,推著小車街頭巷尾的走,怕天太熱水果壞的快,也怕天下雨不能出來擺攤。再後來,租個小店面,支起了個小燒烤攤,每天從下午5點,忙活到凌晨3點。

為了省錢,不找伙計,就我們倆人。晚上收攤的時候,我累的站著都能睡著,有的時候半夜睡醒了,眼淚嘩的一下就淌下來了。日子真他媽太苦了。眼淚擦乾,好日子也就來了,三年,我們兩個賺了20多萬。看準了莆田假鞋賣的好,我們兩個就去賣假鞋,兩年之後,錢已經存到了60萬。錢真的能生錢,賣假鞋總是危險的,我們拿著50萬,和人家合夥做起了化妝品,品牌做起來,月入幾十萬。別墅蓋起來了,車也接連換代,我也從那個和城管對峙的惡婆娘,變成了彬彬有禮的闊太太。

錢都有了,小三能沒有嗎?

幾乎是明目張膽的暗示,連續一個月不回家,每到週五就要加班,他一個老闆,怎麼能忙成這樣?
結婚第五年,他出軌了。

我沒有說太多,倒是他先攤牌了。那天他喝了酒,回到家裡看看坐在沙發上的我,又推開孩子的房門,見孩子睡得正香,他關上房門坐到我旁邊。我們兩個一言不發,但誰心裡都清楚,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。終究是他先開的口,想離婚。


他說了很多小三的好,一句一句從他那醉醺醺的嘴裡吐出來,我聽著既噁心,又傷心。他說,那個女孩對他很好,整個人心裡都是她,一個月明明掙不到多少錢,還願意拿自己所有的工資給他買一份生日禮物。還說那個女孩賢惠,體貼,更能懂他心裡想的是什麼,她體貼到會提前一天發消息提醒他,明天要穿什麼衣服。

他說這話的時候,我氣的差點笑出聲來。

我的男人,和陪自己住7平米出租屋的老婆說,你不夠賢惠。

和寧可自己少吃一口飯也想讓他吃飽的老婆說,你不夠體貼。

他嫌棄我不接送孩子,家務都交給保姆,卻從不提當年支燒烤攤,和客人起爭執,我拉架替他捱的那一板凳。

平常的日子,後背都是酸疼的,趕上陰天下雨,更是疼的要命。


他覺得人家一個月掙不了多少錢,還願意給自己買禮物的時候,完全忘了,當初我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,他連1萬塊錢,都拿不出來。

人家都說,衣不如新,人不如舊,到他的眼裡嘴裡,都是在用那個小三的好,來挑我的差。更可笑的是,他還說那個女孩善良。我再也沒忍住說髒話,我說善良你媽善良,一個明知道別人有老婆還要摻和進人家庭的女人,能善良到哪去?

我們大吵,孩子醒了,推開門,小心翼翼的在門縫看著我們兩個瘋子一樣的父母,沒有說話。也就是那一刻,我妥協了。孩子太小,不能生活在這樣的家庭裡。我不爭不搶,離了婚,拿了錢,連和小三見上一面我都懶得見。即便是不缺錢,單親媽媽的日子也不太好過。

離婚之後,我重新撿起了以前做服裝生意的人脈,從頭開始,自己把買賣再做起來。從選料到進貨,物流到銷售,每一步我都跟著把關,坐在辦公室加班腰疼的厲害,綁上護腰咬著牙賺錢。

兩年半的時間,藉著電商這股熱乎勁,我把實體和網店都做到了月銷百萬。算一算,我一個人帶著孩子,已經過了三年。

離婚3年整,我見到了那個小三。


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我不敢相信那就是三年前那個清秀的小姑娘。才三年過去,她眼角已經開始生出了皺紋,塗了口紅抹了粉,但眼神中的疲憊,是藏不住的。衣服雖然也換成了牌子貨,但說真的,一點也不適合她。居移氣,養移體,這些年我經歷的大起大落,寫成兩本書都不算多。

我不缺錢,不看人家臉色,此刻心平氣和的坐在的這裡,無論是氣勢還是氣質,都是一個拿人家錢過日子的女人比不了的。我本不是自來熟的一個人,但在這個女人面前,我卻格外的生起了一種想和熟人開玩笑的惡趣味。

我找她來,是有原因的。

我們做生意的圈子不大,即便我不用太關注前夫的生活,茶餘飯後,還是能聽見一些他的消息的。我的前夫,和他的新秘書又搞到了一起,這個當初因為“善良”把我擠走的女孩,不知道又被哪個“溫柔”的小三擠走了。見她不怎麼說話,我倒來了興致,我說怎麼這麼陌生呢,好歹也是共用過一個老公的人,沒必要搞得這么生分吧?你知道他當初怎麼形容你嗎?真是把所有他能想出來誇人的詞彙都用出來了。

當初不找你,不是我性子軟弱,如果你稍微跟他了解一下我就會知道,我是個什麼樣的女人。
當初我倆窮的時候,賣水果和城管搶過車,和小混混打過架,開燒烤攤的時候,一個板凳打在我身上碎了,我也沒在他面前掉一滴淚。

你花的錢,有一半都是我掙的。

我當初沒上門打你撕你,是因為我知道你也早有那麼一天。人啊,出軌是有癮的。他能把我這個髮妻說的一文不值,當然也能把你這個小三甩的干乾淨淨。

一個女人,仗著自己年輕,便篤定自己是真愛,和人家老公搞在一起,是我見過最傻逼的事情。當然,和你說這些,其實也沒什麼必要,本以為我會恨一個搶走我男人的小三,但到頭來才發現,比起我的可憐,更讓人心疼的是你的可悲。

我沒了男人,沒了青春,但是我還有孩子和錢。

你呢?除了一場得不到好處的官司,一無所有。

如欲轉貼本站文章請標記本站網址出處
{DM_AfterContent}
Reference:
  • TAG:
{DM_BeforeComment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