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訂閱 成功女人這麼做 新聞推播。

請點選「訂閱」後,再點擊「允許」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!

分享

我只想跟相處不累的人走一輩子

我曾喜歡過一個男生,喜歡他的時候鬧騰的動靜可大了,每天想方設法找各種話題跟他聊天,還要掩飾得很無意,假裝是真的有事情才找他的,每天身體力行給他準備各種小驚喜,在平時的生活、工作上,也是盡可能輔助他。

但是,他不喜歡我。

哪怕我跟一般只會撒嬌的「女朋友」不一樣,畢竟在平日生活裡撒得了嬌,扮得了溫柔,工作的時候也能一本正經地出謀劃策。

我可以當他的愛人,也可以是他很好的朋友,也可以成為那個理解他懂他的人,但他依舊不喜歡我。

我是一個特別執拗且有好勝心的人,在愛情裡,對自己喜歡的那個人會執念特別久,我會對他說的每句話字斟句酌,私下反覆揣摩,然後在交談中投他所好。

我每天還會找各種話題跟他聊天,跟他講我生活中的事,哪怕他只是很簡單地附和一個「哦」,而且每次跟好朋友聊天都會不自覺地把話題轉到他身上,然後興致盎然地跟朋友講他的事。

有一次和朋友吃飯,我再次成功地把話題轉到他身上,我超級興奮地跟朋友講我和他的事,對面坐的朋友突然冷不防地說:「跟他相處,你不覺得很累嗎,揣摩他的心思,然後投他所好,像和客戶談合作,而不是你想要的談戀愛?」

朋友的話引我深思,我愣住了片刻。


仔細想了一下,這段你追我趕的關係真的很畸形,因為他不回覆訊息,我就不斷反思自己哪裡做錯了,這樣的感覺太討厭了。

不知道熱鬧的他,會突然冷淡下來,他的忽冷忽熱不確定太影響我的情緒了。

這段只有付出得不到回應的愛情,真的讓我有點疲憊了。

這樣的愛情,真的太消耗人了。

年紀越來越大,經不起折騰了,不論是跟人交朋友,還是談戀愛,我特別看重對方的一點:相處不累。

我漸漸不會像以前那樣,心動了就一股腦栽進去,也不管會不會受傷,反正年輕無敵,我就是喜歡他,無所畏懼結果和他的態度,反正就想對他好。

現在不行了,我更喜歡相處起來舒服的,哪怕兩個人待在一起不說話,也不會覺得尷尬和時間難熬。


有一次,我在我姊家玩,發現了我姊和姊夫倆人的相處模式,我很喜歡。

吃飯時,我們談起榴槤這個話題,我姊開玩笑問姊夫:「你喜不喜歡吃榴槤啊?」

姊夫想了下,說:「榴槤,我也可以吃啊,只是現在沒動力吃,如果你給我吃,我也是能吃的。」

我聽姊夫說「沒動力吃」,在旁不忍偷笑。

我姊問:「你當年追我的時候,不是挺愛吃榴槤的嗎?而且總陪我吃榴槤,現在怎麼就不喜歡吃了呢?」

姊夫百口莫辯,只能很無奈地說:「是啊,我現在也喜歡吃榴槤。」

然後,我們一起哈哈大笑。


其實,在聽到榴槤這個梗的時候,我第一感覺:姊夫是一個很聰明的人,懂得在愛情裡適當妥協─只要喜歡的人覺得舒服開心就行,他知道女生都是需要哄著的。

姊夫是一個很喜歡拍照,而且拍照技術特別棒的人。

為了記錄孩子的成長,他特地買了無人機。

那天晚上吃了晚飯,我姊和我在客廳陪一歲的妹妹玩,姊夫在房間輔導讀一年級的哥哥做作業,然後拿起相機拍照。

姊夫走到客廳要拍姊姊,姊姊說晚上不想拍照,話剛說出口,正當姊夫準備作罷時,我姊抱著妹妹又突然來了一句:「既然爸爸今天很有拍照的興致,我們不能掃了爸爸的興致。來!妹妹,我們一起來拍照。」

然後,姊姊配合著姊夫,拍了照片。

坐在一旁目睹她們溫馨生活的我,有一個感覺:那個讓你相處舒服的愛人,其實才是最愛你的人,他懂得你的好,愛你並且在意你的感受,所以能適當地向你妥協,給你服個軟,只為了讓你在相處的過程中開心快樂。

我跟我姊說:「我要寫你和姊夫相處的美好故事。」

我姊說:「有時候,他也被我氣得要死,拿我一點辦法也沒有,但你姊夫很偉大,從不跟我一般見識。」

我一直覺得「偉大」這個很有分量的詞,是用來形容很厲害的人的。

在這一刻,突然覺得用「偉大」這個詞來形容自己的愛人,其實也挺合適的,那個用愛讓你相處很舒服,並且明白你的好,時刻感激對方的愛人,在彼此眼中就是偉大的。
 

如欲轉貼本站文章請標記本站網址出處
{DM_AfterContent}
Reference:
  • TAG:
{DM_BeforeComment}

推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