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訂閱 成功女人這麼做 新聞推播。

請點選「訂閱」後,再點擊「允許」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!

離婚女人的經驗:毀掉一個男人,只需要兩個字!

要毀掉一個男人最難的永遠不事「叨唸」,
因為「叨唸」再怎麼囉嗦還是有點效用,
想毀掉一個男人,
其實女人也只要做到這兩個字就好了,
這件事的破壞力,總是讓男人們難以自覺。

01

大多的人都認同這句話,
成功的男人永遠不是靠運氣取得勝利,
大多的男人會成功,
除了他們本身有高度的自律性外,
也能自己管理好自己的人生,
不用透過旁人來約束自己。

然而相反的,
那些越自我中心的男人,
也總覺得別人的建言很煩,
覺得自己總是正確的,
就很容易因為自己的放縱和固執毀掉自己。

馬蘇蘇是我的朋友,
也是我身邊第一個主動提起離婚的女人,
而他離婚的原因就是因為她老公太強調自我感受,
她約束不了他,於是就放逐了他,
結果他卻把自己的人生過得一塌糊塗,
對此馬蘇蘇早有準備,
從他跟她耍脾氣那天起,
馬蘇蘇就給自己準備了後路,
這條萬不得已的路,她最終還是走上了。

馬蘇甦的老公叫江帆,
當年憑藉他老爹的關係進了一家事業單位,
此後他就在那個單位裡混了十年,
十年後的他發現那些乾著固定工作,
拿著死工資的人和那些自己打拼的人相比,
生活質量相差了十萬八千里,
眼看著自己被人家越拉越遠,
他就有了辭職經商的念頭。

他自認為自己的人脈還不錯,
雖然認識的都是一些酒局上的好哥們,
但是他想,真的要做起生意來,
誰會不幫忙呢,
至少給他個面子捧捧場總是會的吧。


02
江帆辭去了工作之後,
拿出了大部分積蓄又跟父母借了些錢,
投資了一家港式茶餐廳,
他搖身一變,就變成了江總,
被別人這麼稱呼的時候,
自然有些飄飄的感覺了。

雖然這家茶餐廳也不算是什麼大生意,
可是對於江帆來說,絕對是一次命運的轉機,
因為他身邊的朋友更多了,
而且他似乎感覺到了自己重新煥發了魅力,
甚至比當年馬蘇蘇愛上他的時候,
他還要有魅力,
江帆看著身邊圍著他轉的女人們時不時給他拋個媚眼,
他就渾身自在得不得了,有一種鹹魚翻身的感覺。

自從辭職創業那天起,
他就開始嫌馬蘇蘇嘮叨他,
馬蘇蘇總是告訴他別出去應酬太多,
少喝些酒,早點回家睡覺,
這樣的嘮叨一多,江帆自然就煩了。

馬蘇蘇再嘮叨,
他索性就把電話直接掛掉。

為此,
他們兩個任還吵了一架,
江帆自從開了這家餐廳以來,
脾氣見長,
動不動就嫌馬蘇蘇管他太多,
後來他乾脆就不聽她的話了,
他向馬蘇蘇要自由,
不然他就以離婚相要挾。

馬蘇蘇沒想到,一個男人會變得如此之快,
曾經對她百依百順的老公會在突然之間就膨脹了起來,
看到他對自己吆五喝六的那副嘴臉,馬蘇蘇心都涼了。


那些傳到她耳邊的風言風語原來並不都是空穴來風,
男人只有變了心,才會對自己的女人不耐煩,
而這一點,在江帆身上了得到驗證。

03
從吵架的那天起,
馬蘇蘇就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,
她同意了江帆的要求,
給他足夠的自由,
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
馬蘇蘇說,如果她再去管他,她就不姓馬。

江帆丟給他一個輕蔑的眼神,
冷冷地留下了一句話,
似乎在說姓不姓馬跟他沒關係。

馬蘇蘇心涼了半截,
她知道,她給了江帆自由,
對於江帆來說是真的不幸啊,
她太了解自己的老公了,
一個不自律又不自知的男人,
一旦有了自由,他的人生也就廢了。

正如馬蘇蘇預料的那樣,
江帆帶著他從馬蘇蘇那裡爭取來的自由,
開始過起了他夜夜笙歌的生活,
經常,他和朋友們都是喝到半夜才回家,
沒有了馬蘇甦的約束,
他甚至有些時候還夜不歸宿,
馬蘇蘇不能問他夜裡去了哪裡,
都做什麼了,跟誰在一起,
一問他們就是一頓爭吵。

後來馬蘇蘇乾脆也就不聞不問了,
徹底給了他自由。


江帆覺得自己的人生從此開掛了,
以前一個單位的那些同事,
看到江帆的生活狀態沒有不羨慕的,
是啊,男人誰不想事業成功,
誰不想身邊有大把大把女人圍著轉呢,
可是同時他們也看到了江帆的變化。

04
江帆自從辭職以來,
生活作息嚴重不規律,
整天穿梭在飯局和應酬之間,
身體已經比上班那會長了將近五十斤,
要說原來他也是個挺有男人味的男人,
可突然之間就變成了中年油膩大叔,
江帆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
不過和名利相比,
形像對於男人來說並沒有那麼重要,
而且就算是他挺著啤酒肚,
也不耽誤身邊美女如雲,這是不爭的事實。

說起身邊的女人,
這也是江帆和馬蘇蘇死命抵抗非要爭取自由的原因,
想要自由,不僅僅是因為飯局,
更多的原因是因為女人,
江帆和外面那些女人的傳聞早就傳到了馬蘇蘇那裡,
但是馬蘇蘇知道自己根本就壓不住江帆,
她已經控制不了他了,所以她早就想放棄他了。

有了自由,有了名聲和女人,
江帆一時間已經得意忘了形,
而這邊,馬蘇蘇早就開始準備另謀出路,
她意識到自己和江帆的婚姻已經沒有什麼以後了,
況且她也受盡了江帆給她帶來的委屈,
做好了心理準備的她,
在一個月朗星稀的夜晚,
給江帆留了一份離婚協議,離開了。

結局正如馬蘇蘇所料,
江帆這個不自律的男人在一次次揮霍中敗盡了家財,
自己辛苦折騰起來的事業,沒
過多久就成了過眼雲煙,
而此時的江帆除了一個油膩膩的大肚皮,
什麼都沒剩下。

馬蘇蘇知道,
自從江帆開始變了的那一刻起,
他就不會有好下場。

男人事業的成功從來都是不天上掉餡餅的事,
而是需要高度的自律性和責任感,
這兩點江帆身上都沒有,
相反他只會毫不聽勸地放縱自己,
失敗是早晚的事。

要知道的是,
想毀掉一個男人很容易,
只要每一件事情都縱容他即可。

有些男人有非常高度的自律性,
不用別人去約束也能管理好自己,
也知道要怎麼規劃自己的人生,
而有些男人根本不懂這些,
他們覺得別人講的話很煩,
聽不進去別人的話,
漸漸的每天都在揮霍消耗自己的人,
這樣的男人一旦被縱容,
那麼他也就會被徹底毀掉。

如欲轉貼本站文章請標記本站網址出處
{DM_AfterContent}
Reference:
  • TAG:
{DM_BeforeComment}